原标题:高考倒计时2个月,高考镇集中送餐不复存在,陪读家长不准出镇

5月7日,距离一年一度的高考只有2个月时间,眼下全国各地的一千万考生正在紧张冲刺,地处大别山安徽六安的高考镇也不例外,一万多名考生也在紧张复习。与别处不同的是,这座知名的高考镇,由于有来自全国多个省份考生,至今为止依然处于“封闭”状态,外来人员包括考生家长,持绿码依然不能进入镇区。只是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放松了三天。图为街头的走读的考生。

安徽六安毛坦厂镇因为高考而驰名,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外媒曾称该镇是一座偏僻的单一产业城镇,出产的是应试机器,就像其他一些专门生产袜子或圣诞饰品的中国乡镇一样心无旁骛。图为教室里休息的考生。

据悉,高考镇面积只有3.5平方公里,人口不过万余人,从1999年后,毛坦厂中学借高考复读声名鹊起,每年都要吸引2万多学生和一万多陪读家长,整个小镇云集接近5万人。租房、生活、学习,众多学生和家长的到来,整个小镇的经济随之改变。图为高考镇鸟瞰。

近年来,随着高考镇的影响越来越大,大量的省外考生前来复读,分别来自河南、湖北、江苏、山东等地,甚至还有广东、云南、新疆和黑龙江等地的考生。大量学生和陪读家长的到来,让这个大别山深处的小镇变得非常热闹,每逢上学放学时间,整个小镇几乎成了人的海洋,最热闹的送考节,更是万人空巷。图为镇子的入口除了五一开放了三天,其他时间全部封闭。

然而在今年的这个特殊时期,这个小镇因为来自外省的考生很多,变得特别谨慎,其管控力度前所未有。据悉,在今年春节后该镇就实施了封镇策略,进入镇区的道路被隔断,剩下进镇通道实行严格控制。时至5月,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各地早已经解封,然而这座小镇依然处于严控状态,外来人员持绿码依然难以进入。图为家长不允许出镇的警示牌。

目前,高考镇尽管高三高二和高一年级都已经复学,然而漫步在镇区,与往日相比还是冷清了很多。靠近学校大门的几处街口,都放着交通管制的牌子,中午和傍晚放学,学校门口不再有家长云集送餐,学校大门前曾经热闹的排挡也没有踪影。图为这样的场景,今年已经不复存在。

在高考镇街头,因为缺少学生光顾后很多店铺生意不好,很多店铺都贴出“门面转让”的字样。图为学校北门附近的店铺转让。

据悉,随着高一高二复学,高三年级已经取消了AB班制度,但管控依然十分严格。目前在该校,所有走读学生都不能离开校园,吃饭都在食堂。在刚刚过去的这个五一假期,学生不能离开宿舍,吃饭都是学校工作人员送到宿舍,教室也处于封闭状态。图为过去的“补习中心”已经变成了“励志楼”。

而对于走读生,每天早晨6点多钟排队测量体温进入学校,经过二次测温后进入教室,中午放学和晚上回来吃饭后依然要接受体温检测后才能进入班级学习,每天要经历6次体温检测。图为高考镇一考生托管中心,考生们在吃饭。

面对学习,一名来自安徽金寨的复读生坦言,今年高考虽然推迟了一个月,但对他们影响还是蛮大的。他说,毛中以管理严格著名,去年通过几个月的适应,已经完全习惯了这里的节奏,学习也提高了不少,然而遭遇这次超长寒假,由于没有人约束,自己的紧张的情绪一下子松弛下来,如今复学后感觉非常不适应,用了将近半个月时间才重新找到节奏。图为街头的考生。

图为镇子中心“交通管制”的警示牌。

图为考生托管中心的两个做饭的阿姨等待学生回来吃饭。

图为学校门口体温检测通道。

相对高考镇街头的商业,疫情对那些靠出租房屋谋生的高考镇居民影响并不大。据一位房东介绍,高考镇的租房都是按照学期来,放假时间再长也不会退租金,同样这学期延长一个多月,也不会增加租金。图为学校边的陪读村。

面对特殊时期严格管控,无论是常年生活在高考镇的居民还是陪读的家长们都表示理解。对陪读家长来说,这里聚集着两万多学生,安全度过高考最重要。而对于高考镇居民来说,高考是天大的事情,没有什么比这个重要,你觉得呢?图为街头的陪读家长。(江雨 文/图) 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